未登錄

商品對比

我的購物車

西雙版納地區最大的綜合信息門戶平臺,歡迎您!
首頁> 版納頭條> 版納新聞> 云南“隕石村”:被“天外來客”攪動的村莊

導航

版納新聞 時政解讀 項目聚焦

最新推薦

幾十年前的西雙版納老照片,透...... 景洪市簡介 為什么有人說不到西雙版納就...... 西雙版納藏了一個曼掌村 帶...... 滇南小村勐景來,中緬邊境第一...... 景洪瀾滄江:江邊夜市到泰國街......

云南“隕石村”:被“天外來客”攪動的村莊

版納新聞 2019-01-16 15:20 151 0 0

云南省西雙版納州勐海縣勐遮鎮曼倫村,一個幾乎從無外人造訪的邊境傣族小村,幾個多月前因為隕石墜落,名聲大噪。人們給它取了個名字,叫“隕石村”。

云南“隕石村”:被“天外來客”攪動的村莊

云南省西雙版納州勐海縣勐遮鎮曼倫村村主任巖光記得,村里最早的一批“隕石客”,是6月2日中午到的。其中有來自廣東的隕石愛好者,他帶著現金和儀器趕到,很快碰到了幾十位和他一樣聞風而動的人。隨后幾天內,人數不斷增加,至少有上百位來自新疆、北京、浙江、湖北、上海、云南、廣西等地的商販、愛好者、收藏家和學者。這個小眾的圈子,人稱“隕石獵人”。

“頭兩天基本按每克50元到100元的價格收。”廣東隕石愛好者梁飛說,他6月4日趕到時,收購價已暴漲到每克幾百元至上千元。現場交易多用現金,一摞摞百元大鈔擺在桌上。據巖光估計,光是曼倫村的山間地頭,至少有3000多人,連平時喊他們下地干活都不肯動的懶漢們,也出動了。當時甘蔗剛剛出苗,高度不過成年人的膝蓋,田間滿是低頭尋石人。

巖光說,鄰村村民撿到最大的一塊,賣了30萬元,連地里被隕石砸出的坑都被完整挖出,一塊土賣了1萬元;本村村民屋頂被隕石砸穿,飛來橫禍成了橫財,石頭賣了12萬元,買家連瓦都不放過,為一片碎瓦出價1300元。

巖光唯一能做的是嚴禁人們進稻田,怕毀了莊稼。云南省國土資源部門來了干部,也“控制不了”。村民們“理直氣壯”:天上的星星,又不是礦藏,為什么不能撿,為啥要上繳?

一位懶漢聽說隕石能賣錢,也去了地里,還真撿到一塊,賣了1萬多元。最近,他用這錢買了摩托車、手機,把改嫁的母親接回來治病,還買了農具下地干活。村里另一位懶漢,原本天天喝酒,去地里找隕石時摔了一跤,趴在地上看到一個小隕石坑,小石頭賣了數千元。

巖光家的牛棚被隕石砸穿,水泥地上還有坑,這石、這棚、這地都有人出高價。巖光不賣,便有各路人馬進他的牛棚拉起橫幅直播、拍照,上書“云南目擊隕石墜落地”。他們找巖光談合作,希望在這牛棚辦隕石展,并掏出各色石頭托巖光賣。巖光一一回絕。

在“隕石獵人”們蜂擁而至之前,村民們并不知道,6月1日晚天空中“比煙火亮得多”的火球,是正在與大氣摩擦、燃燒與爆裂的隕石。那晚本來下著小雨,人們看到光亮,以為是打雷,屋頂異乎尋常的響聲可能是“被雷劈了”。有村民在自家院內發現黑色大石塊,以為是有人惡作劇丟進來的,棄在一邊。甚至還有人在地里干活時,用鋤頭將隕石砸成了碎片,鋤進土里。

云南“隕石村”:被“天外來客”攪動的村莊

7月9日,云南省國土資源廳派去勐遮鎮的專家組調查檢測,勐海隕石是來自天外流星體的普通石隕石,具有一定科學研究價值。但是,無用之用,對隕石愛好者而言卻是“大用”。

十多年前,隕石還只是相對純粹的愛好者小圈子。

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張勃,此次也去了曼倫村。他進隕石圈的契機,是在2009年冬天的三亞。他描述:凌晨兩三點時,沒預兆,天上掉火球,連續掉了3顆,昏暗安靜的天空和大海瞬間被照亮。在隕石滑過天空的時候,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靜寂。那一刻的強烈震撼,讓他對隕石產生興趣。9年來他追尋隕石,常常獨自行動,除了南極洲,世界各大洲都去了。

他的裝備通常包括金屬探測器、衛星電話、無人機、定位裝置、帳篷睡袋等。行萬里路之外,他還研究英文原版的隕石著作,并從古籍中尋找隕石信息:例如蘇東坡寫過一首詩《游金山寺》,提及“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鳥驚”,于是,他有段時間天天泡在圖書館,從秦漢一直翻查到近代,搜集了近千條類似信息。他到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臺,拜研究員徐偉彪為師,成了職業的“隕石獵人”與收藏者。

尋找隕石,最直接的途徑是“目擊”。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普及應用,來自網上“星友”的視頻與信息逐漸增多。國內外天文機構也是信息來源,張勃收藏的第一顆隕石就是在摩洛哥沙漠找到的。而給他印象最深的是在新疆阿勒泰地區的經歷,“那里很冷,只有短暫幾個月能去,因此我花了4年時間去找”。

2016年8月,傳言青海果洛有隕石墜落,張勃去了。找隕石很辛苦,下雨導致山體滑坡,輪胎爆了,輪轂折了。他冒雨換備胎,硬著頭皮把車開到修理廠,等第二天調整好再出發。進山時,3頭藏獒沖他奔來,他下意識地跑回車上。

張勃喜歡“單干”,圈內不少人則喜歡抱團競爭。去年10月,云南迪慶隕石墜落,全國“隕石獵人”聞訊而至。梁飛便是其中之一,他與另外幾名“同行”在當地待了一個多月,由于墜落地點多是雪山、深溝等無人區,上了半山腰就盡是積雪,難以確切定位墜落點,他們空手而歸。

張勃當時沒去,他根據天文機構與地震臺的數據,判斷隕石碎片可能砸向云南、四川交界一處方圓約40平方公里的高海拔無人區,天氣多變,尋找很難。

類似行動,其實不少。這十多年,除了果洛、迪慶與西雙版納,至少在錫林郭勒、蘭州等地都有隕石墜落的報道。

國內隕石圈不少人認為,我國的隕石收藏和買賣熱興起于2013年。當年2月,俄羅斯車里雅賓斯克州發生“隕石雨”,上千人受傷,國內媒體大量報道,催生了隕石收藏和買賣熱。

一夜暴富的故事在隕石圈流傳甚廣。據說2000年在新疆阜康市,一位居民在戈壁灘上發現一塊逾1000公斤的“橄欖石鐵隕石”,幾經倒賣,最后出現在美國市場,售價達每克300美元……此后,即便是無人正式宣布找到的云南迪慶隕石,竟也在網絡上出現頗多言之鑿鑿的賣家,坊間傳言“1克至少能賣2萬元”。而這一次在曼倫村,有人鼓吹隕石“每克5萬元”,并號召村民都去撿。

云南“隕石村”:被“天外來客”攪動的村莊

其實,曼倫村的村民們不喜歡這些“攪局者”。巖光介紹,也許是因為他接受了中央電視臺的采訪,并在電視上露臉1分多鐘,至少40多位“投資者”看中了他家被砸穿的牛棚下的“寶地”。

有外來人提議,要將曼倫村包裝為隕石旅游基地。巖光覺得太不實際了,他也看得懂:這群人只是想著借機推銷自己手上來路不明的石頭。梁飛說,某些打著“國際”或“協會”名頭的所謂“隕石專家”,口才好,聲音大,目的不過是哄抬價格。

隕石愛好者王子堯認為,隕石價格受到很多因素影響。首先要看類型,檢測和命名相當于隕石的身份證,也大致決定了“市場價”,比如,此次隕石是“普通石隕石”,價格不高;其次,要看是否目擊,“目擊”與“發現”決定了隕石的新鮮度與可靠度。另外,隕石掉落時間越久,受風化越嚴重,價格會大打折扣。此外,隕石價格也取決于“故事”,比如美國曾有一顆“有故事”的隕石,現在市場價達幾千元一克;同理,在勐海縣砸到村民房頂的隕石,也許價更高。

數位圈內人介紹,在隕石圈,“埋雷”是常有的事——發生隕石墜落事件后,把舊隕石埋在墜落地附近,充當新隕石。真隕石也就算了,如今假隕石不少。知情者透露,一些“隕石鑒定”的協會、公司,會通過開證書、辦展覽等形式牟利,初入隕石收藏圈者極易受騙。

“民間所謂的隕石鑒定未必有科學依據。”徐偉彪說。早在2011年,徐偉彪所在的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臺天體化學和行星科學實驗室向社會公示了一份《關于隕石鑒定的通告》,明確指出:社會上送來“求鑒定”的所謂“隕石”樣品,99%以上都是地球巖石樣品。有人估算過,某隕石網站上2萬多個“求鑒貼”,最終被確定為隕石的寥寥可數。

“隕石圈里真真假假,不求名不求利的有幾個?”隕石愛好者江少佳說,曾有一位科學家批評某科技館展覽假隕石,招來抹黑與攻擊。畢竟,有利益的地方便有江湖。江少佳說,這些年,假隕石就像滾雪球,越滾越大。“有些人明知買了假隕石,但他要賣出去,吃虧不能吃在自己身上,因此,總有新入局的人上當受騙。”

>

0
已贊

請選擇您看到這篇文章時的心情

  • 0

    難過
  • 0

    吃驚
  • 0

    搞怪
  • 0

    超酷
  • 0

    喜歡
  • 0

    不錯

我有話要說 已有0條評論,共151人參與

<
登錄注冊
锦衣之下完整版-锦衣之下免费-锦衣之下在线观看